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兔淼淼

標籤: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 白鈺 聶凌宇 都市
《【快穿】黑化反派,寵上天》是作者「 「兔淼淼」」的傾心著作,白鈺聶凌宇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新書《【快穿】病嬌男神,獨寵我》求收藏 他美艷,他禍水,他天下無雙…… 他是天下人爭搶的目標,沒有人可以抵禦他的誘惑,也沒有人會不愛上他。 為了拯救被反派們崩壞了的世界,白鈺穿梭在各個位面,只為讓反派們感受到這世間的溫暖,樂不思蜀,沉溺其中。 霸道總裁:再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腹黑竹馬:...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五年的時間讓墨亦寒變得高大英俊,也讓白鈺變得美艷無雙。
自從白鈺的靈魂進入這具身體之後,他的身體受到他靈魂的影響,越來越像他本體。
此刻的他,和原來劇情里的原主早就長的一點都不一樣了。
墨亦寒就這樣痴迷的看着他。
越看越是難以言喻的悸動。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個人,他的長相,一顰一笑,甚至每一個動作,都能準確的落在自己的心上。
墨亦寒想,若是自己沒有和白鈺接觸過,光是路上偶遇,驚鴻一瞥,他也會喜歡上他的。
更不要說,這五年的時光,他們每日都在一起,白鈺又那樣無原則的寵愛他……
手指撫摸過白鈺的臉頰,墨亦寒有些病態的看着眼前的人,慢慢的吻在他的唇上。
墨亦寒的動作是那樣的輕車熟路。
這些年來,他早就不知道做過多少次了。從一開始的小心翼翼,到後來的肆無忌憚。
墨亦寒甚至有些希望將白鈺吻醒。
因為那樣,白鈺就可以看見自己是怎麼樣在掠奪着他。
但是。
現在還沒到時候。
墨亦寒知道白鈺的心裏真正喜歡的不是自己。
若是被白鈺發現自己的心思,說不定他會像父王對待母妃一樣,對待他。
甚至從此以後將自己拋棄。
他怎麼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墨亦寒在口中喃喃自語。
「你那麼好,我要把你的好全部都變成我一個人的。
白鈺,我要回去了,很快,我就會回來。等我。」
說著,墨亦寒又用力的吻在白鈺的額頭上面。
現在白鈺雖然是太子,但是並沒有實權。
他擁有的只是一個好聽的稱呼,在這個國家裡,沒有一個人會聽他的話。
當時是白鈺把墨亦寒帶了回來。
但是墨亦寒的身份特殊,卻不是白鈺說讓他回去,他就可以回去的。
這要皇帝同意才行。
皇帝年邁,身體又非常不好。
整個皇宮裏面早已暗潮洶湧。
其實皇帝早就已經將詔書寫好。
只等他死後,由四皇子直接繼位。
那時候,白鈺的地位就變得更加尷尬了。
等到皇帝死後,四皇子必定會第一個將白鈺除掉。
墨亦寒更加知道,現在自己必須要立刻回去。
趁着皇帝還在的這些日子,他要將屬於自己的皇位給奪過來,然後再回到這裡。
這麼多年的籌劃,終於可以派上用場。
墨亦寒想了很多回去的辦法。
可他一直都在白鈺的身邊,和白鈺形影不離。
如果自己忽然消失,白鈺必定會找自己。
墨亦寒不能讓白鈺知道自己真實的實力和想法。
要不然,白鈺怎麼會乖乖的讓自己囚禁呢?
所以今天在殺死禹王的時候,墨亦寒特地留下了一些線索。
讓這些線索直指自己。
既然不能無辜消失,那麼就來一個死遁吧。
讓四皇子「處死」自己。
然後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回去。
只是……
墨亦寒對着白鈺苦笑了一下。
然後又咬了白鈺一口。
「我死了,你會不會傷心啊?」
「還是說,你會立刻重新再找一個替代品?」
「反正,你真正喜歡的那個人又不是我。」
墨亦寒越說越是惱火。
手指用力的放在白鈺的脖頸處。
他真的想掐死白鈺。
這個人對自己那麼溫柔,把全天下所有的好都給了自己。
但是卻全部都是假的。
「你這個壞蛋!我一定會狠狠的懲罰你!」
沒有捨得真的掐下去。
墨亦寒用力的抱了一下白鈺,將白鈺都給抱醒了。
白鈺睡的迷迷糊糊的,看着一臉認真的墨亦寒,還搞不清楚狀況。
「怎麼了?還不睡?」
說著白鈺又轉過頭看了看屋外的天。
「沒有打雷啊。還是做惡夢了……這麼大了還這麼膽小啊。」
說著白鈺下意識的就拉過墨亦寒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拉進了自己的懷裡。
白鈺的眼睛都是閉起來的,還不忘哄墨亦寒睡覺。
「不怕……不要怕……我在呢……有我在……誰也不能欺負你……」
白鈺一遍一遍的說著這樣的話,沒多久,他自己又先睡了過去。
墨亦寒在白鈺的懷中,感受着屬於這個人的溫暖,嘴角終於忍不住翹了起來。
這個壞蛋,怎麼到現在還把自己當成個孩子。
白鈺照顧墨亦寒照顧了五年。
墨亦寒都已經那麼大了,他卻還是將他當成孩子照顧。
可是,他剛剛嘴巴里說的那句話,卻又讓墨亦寒的心臟漲的厲害。
因為他一開始和白鈺睡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半夜裡驚醒。
這是墨亦寒自己都沒有發現的習慣。
後來,只要他驚醒,白鈺就會抱着他。
和他說這樣的話。
白鈺總是在一點一點的治癒着他。
用他的溫暖包裹着他。
墨亦寒用力的捏住白鈺的衣服。
他不會讓白鈺和父王一樣,有機會拋棄自己的。
他一定會先下手為強。
白鈺又睡了過去,墨亦寒卻很清醒。
「壞蛋,就算我死了,你不傷心,我也不會不要你。
我和你不一樣。我早就認定你了。」
墨亦寒知道,自己殺死禹王一定會被發現的。
而禹王是四皇子的人,四皇子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說不定明天自己就會被四皇子帶走。
今天應該是自己和白鈺的最後一個晚上了……
可是墨亦寒卻沒有想到四皇子居然這樣膽大。
他不僅要帶走自己,居然還迫不及待的在這個時候就想要帶走自己!
一群侍衛將白鈺的屋子都圍了起來。
四皇子知道父皇必傳位給他,這個時候已經把自己以諸君自居。
他狂傲到不再把白鈺放在了自己的眼睛裏。
在知道墨亦寒這個傢伙居然敢殺了禹王之後,四皇子整個人勃然大怒。
他居然莽撞到帶着一群人來到白鈺的宮中,想要當著白鈺的面將墨亦寒帶走!
白鈺房間的門被一腳踢了開來。
把白鈺直接驚醒。
四皇子一點都不給白鈺面子,直接當著那麼多下人的面指着墨亦寒說道「把他給我帶走。」
眼看着那麼多的侍衛闖了進來,墨亦寒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他沒有想到這四皇子居然這麼沉不住氣。
他都打算明天和白鈺分開,給四皇子製造抓住自己的機會。
卻沒有想到四皇子已經狂妄到這樣的地步。
墨亦寒的心裏有些惱火。
他並不想在白鈺的面前被帶走。
因為他雖然知道白鈺看上去在乎自己,但是實際在乎的卻是另外一個人。
可即使這樣
他也不想要白鈺在自己的面前打破這個假象。
墨亦寒一點都不想要看見白鈺不在意自己的樣子。
心臟控制不住的開始變冷。
墨亦寒搶先一步站了出來,對着白鈺說道「白鈺哥,我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四皇子來找我算賬了。」
他打算順從的跟着四皇子的人走。
這樣一來,是自己主動走的。
不是白鈺放棄了他。
白鈺在宮中沒有實權,他是沒有辦法才不救自己。
墨亦寒拚命的在心裏安慰着自己。
他已經想好被四皇子帶走之後,自己要怎麼樣死遁了。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個時候,白鈺卻一把拉住了他,然後猛地抽過床頭的一把劍,整個人擋在了墨亦寒的身前。
「我倒是要看看,今天誰敢把你帶走!」
白鈺在所有人面前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樣。
他顯得那樣嬌小又人畜無害。
可是這樣的他,卻整個人都擋在了墨亦寒的面前。
用他單薄的身軀,擋住了墨亦寒。
墨亦寒的瞳孔都收縮了起來。
而四皇子一臉不屑的看着白鈺。
「你身後的人殺了禹王。他犯的可是死罪!」
白鈺皺了皺眉,昨天禹王看自己的時候,眼神充滿不軌。
沒有想到墨亦寒會殺了他。
見墨亦寒沒有說話,白鈺知道,這應該是真的。
四皇子以為這樣就能讓白鈺放人。
可誰想到白鈺居然對着他說道。
「就算墨亦寒殺了禹王又怎樣?禹王那個混蛋早就該死了。
你就當是墨亦寒遵了我的命令吧。」
四皇子的眼睛都瞪大了,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的命令?你以為你是誰?真以為自己是太子嗎?」
整個皇宮,有誰不知道白鈺是一個靶子的嗎?
就連父皇都私下對自己說了。
四皇子知道自己必是下一任皇帝,根本就不把白鈺放在眼裡。
他對着身邊的手下說道「去,把墨亦寒給我抓起來。我要親自殺了他。
若是太子阻攔,就把太子也抓起來。他很快會為廢太子的。」
四皇子的手下一個個都充滿了興奮,他們朝着白鈺和墨亦寒圍去。
墨亦寒的手指都捏了起來,他打算立刻把白鈺帶走。卻沒有想到就在這個時候,白鈺卻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現場所有的人都以為白鈺瘋了。
他竟在這種時候笑了出來。
然而更誇張的是,白鈺笑過之後,居然高傲的揚起頭,不屑的對着那些侍衛說道「你們誰敢過來,全部給我跪下!這是我的命令。」
侍衛們還沒有見過這麼蠢的人,他們可是四皇的親衛,怎麼可能聽白鈺的命令?
可是雖然他們心裏這麼想着,但是膝蓋卻根本就不受控制的跪了下來。
一個兩個……
直到所有的侍衛一個不落的全部跪在了地上。
白鈺的眼神充滿了陰冷,他又看了一眼四皇子,「你也給我跪下!」
四皇子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他強撐着說道「你休想!」
可是話音剛落,他卻忽然感覺自己的膝蓋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整個人無法控制的跪了下來。
白鈺笑的燦爛。
他第一次露出這樣可怕的一面。
腳步一步一步朝着四皇子走去。
他低下頭,將自己的唇湊近他的耳邊說道
「你真以為你可以得到皇位嗎?
我告訴你吧,其實,我早就給整個皇宮的人都下了毒。
我下毒的功夫出神入化,就連太醫也發現不了。
只要我想,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會立刻死掉。
就算是皇帝也一樣。
他不是不想把皇位傳給我嗎?可是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皇位一定是我的!」
白鈺一直不喜歡爭。
對於什麼皇位,他根本沒有任何覬覦之心。
但是白鈺知道,他不爭,就沒有辦法保護墨亦寒。
他早就說過要保護他的……
所以從一開始進入這個世界之後,白鈺就已經開始布局。
所有人都以為他人畜無害。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有多可怕。
四皇子瞪着一雙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只見就在這個時候,白鈺居然把劍舉了起來,對準了自己的心臟。
四皇子驚恐的看着白鈺,第一次感覺到這個人的可怕。
那一瞬間,他就連頭皮都在發麻。
「不!不要!」
但是,並沒有用。
白鈺怎麼可能容忍有人想要殺死墨亦寒。
「你不是想殺了墨亦寒嗎?可不好意思啊。今天死的只會是你!」
說完這句話,白鈺直接將自己手中的劍插入四皇子的心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