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寧也傅蘊庭大結局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明知故犯

標籤: 傅蘊庭 周韓深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 都市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傅蘊庭周韓深是作者「明知故犯」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寧也是傅家人人嫌棄的私生女,沉默寡言,乖巧嫻靜。傅蘊庭也是這麼認為的。將夜門口,他將人堵住。傅蘊庭:「經常來會所?」寧也:「不是不是,同學聚會來的,第一次。」半小時後,女孩一口悶喝倒五個男人的視頻刷爆朋友圈。傅蘊庭:……網吧門口,傅蘊庭看着女孩的背影撥通電話:「在哪裡?」寧也:「......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8: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本身身體的疲累,加上出門又是摘葡萄又是釀酒的玩了一整天,梁書兒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廢了。
所以吃完火鍋,她最後是被江葎被背回去的,實在是走不動了。
其實她白天雙腿就有好幾次想要罷工,可是白天太多人了,梁書兒不好意思讓江葎背自己。
晚上就不一樣了,雖然這邊入夜之後依舊熱鬧,可有了夜色的遮掩,梁書兒感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
她整個人趴在江葎的背上,下巴墊在他的肩膀上,覺得晚上有點冷,所以小口小口的在他的耳邊呼着熱氣。
結果呼了沒幾下,江葎腳步一頓,忍無可忍的開口「趴好。」
「我趴好了啊。」梁書兒說。
江葎的手掌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那就別動。」
梁書兒頓時老實不動了。
可老實了不到半分鐘,她忽然在他的耳廓上親了下「我就想給你暖暖。」
她說著抱着他的脖子緊了緊,問「江醫生,我重嗎?」
「不重。」江葎想也沒想的說。
梁書兒皺了皺眉「最近吃的有點多,我回去要減肥。」
說到這裡,她忽然想到一件事。
「江醫生。」
「嗯?」
「等我們這次回去之後我就要去學校報道了,你說到時候我住宿舍好還是住家裡好啊?」
「你想住宿舍?」江葎問。
「不想。」梁書兒抱着他說「我想跟我老公住在一起。」
「那就住家裡。」他這次的語氣相比較於上一句明顯愉悅不少。
「可是我一個轉學生,在學校也沒什麼認識的同學,住宿舍是最容易增進感情的方式,你說我要是住家裡的話,到時候會不會不怎麼好啊?」
她這次話落,江葎沒說話。
梁書兒等了一會後問「你怎麼不說話了?」
「你是不是不高興了?」
「沒有。」江葎頓了頓,繼續道「住家裡住宿舍都可以,看你喜歡。」
「家裡距離海大不算遠,你有駕照,到時候可以自己開車或者我送你去都可以。」
「宿舍可以申請一個,不需要天天去住,可以兩邊換着來。」
其實梁書兒剛才也只是忽然想到這件事,然後順嘴就說了出來。
其實住不住宿舍對於她來說沒什麼區別,對於跟同學之間打好關係這一項技能她從來就學不會,所以也從不會去強求。
而且她還是一個轉學生,就算住宿舍,也只有一年的時間,再怎麼相處應該也就那樣。
更何況她一直覺得,有些人有些事強求不來,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即使你努力的想盡各種辦法想要去維護,最後都是徒勞。
可聽了江葎這話,不知為什麼,她鼻腔忽然有點發酸。
她能聽出來他是想要她住在家裡的,更何況大學生在外面租房子的多的是。
可江葎在聽了她後面的那番話之後卻鬆了口。
雖然只有一年,他也希望她能跟同學們處好關係。
雖然江葎沒說,可是梁書兒卻知道。
「那就聽老公的。」梁書兒說著在他的側臉上重重的的親了下。
她再一次感覺自己撿到了寶。
因為喝了點酒,加上心情愉悅,梁書兒還沒到旅館就在江葎的背上睡著了。
最後看她睡得沉江葎也沒忍心把人喊醒,把人直接抱到浴室洗了澡之重新抱回到床上。
梁書兒做了夢,卻不再是以前那永無止境的噩夢。
她夢到了陶姿。
夢裡的陶姿看到她很開心,問她過的好不好。
梁書兒說很好,告訴她她結婚了,等回國之後她就把人帶過去給她看。
梁書兒第二天是被手機的信息提示給吵醒的,連續好幾聲響個不停。
她在床頭柜上胡亂的摸了一圈才摸到手機,消息是江瑾發來的。
姐姐【小書兒,聽說你跟江葎去度蜜月了?他竟然都沒跟我說「生氣」】
姐姐【要不是蔣家的人都找到公司了我還不知道你在國外出了事,還好江葎及時趕到了,那個蔣列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我江家的人也敢動?】
姐姐【廢了他都是輕的了,這種人要是讓我遇到,我絕對讓他下半輩子看到女人就尿褲子。】
姐姐【小書兒別怕哈,蔣家這邊有姐在呢,我保證讓他們不敢再找你的麻煩,你就跟江葎在外面好好玩,千萬別被一些人渣給影響了,我還等着抱我的小侄子呢,可別讓一些晦氣的人影響你們的好心情。】
姐姐【對了差點忘記說了,姐給你打了點錢,精神損失費,要好好犒勞一下自己哈。「一個酷颯的貓咪表情包」】
梁書兒半睜着眼睛看完,怔了幾秒,退出去看了下銀行短訊。
然後本來還困的眼睛都睜不開的她在看到那一長串到讓她近乎有點眼花的零,瞌睡瞬間就沒影了。
上次給的兩百萬她都幾乎還沒花呢,這又來個加倍的?
難道就不怕她是那種想盡方法嫁入豪門最後把婆家都騙光光的壞女人嗎?
梁書兒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大清早上的她是被錢給砸醒的。
這感覺……很微妙。
「江醫生。」醒盹之後她下意識喊了一聲,抬手往身旁一摸,空的。
梁書兒給江瑾回了消息之後坐起身,對着門口又喊了一聲,幾秒後江葎拿着手機走進來。
聽着是在接醫院的電話,梁書兒沒再打擾他,轉身走到浴室洗漱。
等洗漱完江葎的電話還沒完,餐桌上放着熱乎的早餐,梁書兒走過去喝了一口牛奶後用氣音問江葎「你吃了嗎?」
江葎沒有回答她,而是直接彎身把她手裡叉子上插着的煎蛋吃了。
梁書兒明了,讓他坐到自己的身邊,自己吃一口後就給他喂一口。
江葎一邊接着電話,在梁書兒的叉子送到唇邊的時候張嘴;
一邊專註的聽着手機那頭的說話,時不時發表一下意見,語氣嚴肅,說出來的詞彙都是一些專業到梁書兒聽都聽不懂的。
沒一會的時間她就把兩人的早餐給喂完了,江葎的電話也終於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