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小丫么小刺花

標籤: 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斐野 靈異 阮羲和
以靈異為敘事背景的小說《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小丫么小刺花」大大創作,斐野阮羲和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對那棟大廈,樓身上有一面巨大的液晶屏,屏幕里南城衛視的主持人正在播報南城首富自殺的消息,許多過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後無關痛癢的一陣唏噓。一個打扮的極為洋氣時髦的美麗女子,愣愣的看着新聞,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裏閃過一絲決絕,她臉上的清愁收起來,換成笑臉,溫柔的扭過頭,對牽着的女兒說:「和和乖,站在這裡...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20: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怎麼說呢今兒個有宋辭在,瞬間,只有韶家兩兄弟受傷的世界就達成了!
兩個人一個比一個怔愣,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其他人指不定在心裏怎麼暗爽呢,但是一個個面上老神在在的,都不表現出來,在情敵面前,得端莊鄭重點!
尤其是,不能讓她怕了自己,以後避着走,那就得不償失了
至於宋辭,我們敬他是一個好人!
阮羲和抬頭看了眼韶至的臉色,捏着他衣袖的手指稍稍收緊了一些。
她這回主要是不想讓韶至一次性碰上這麼多人,第一個沉默寡言,對上這些個經驗豐富的,絕對是要吃虧的,第二個嘴太毒,脾氣又不好,行事沒有章法,她怕三言兩語的這邊就要打起來。
不過,宋辭這個大漏王現在已經把她的底掀的乾乾淨淨,再逃避也不是個事。
「我和韶至中午請大家吃個飯吧。」
她一邊說一邊同他十指相扣,指腹壓着他的手背,輕輕收緊。
男人低頭看了她一眼,最後抿了一下唇什麼也沒說。
阮羲和也知道大家之間氣氛怪怪的。
但是,她能怎麼辦?
這種時候,越是坦坦蕩蕩,越好。
畢竟,現在的人大多數都是主觀臆斷,認定的事情,別人怎麼解釋都沒用,索性她就不解釋,直接處理。
「吃什麼?」
越頡按滅了煙頭第一個回應她。
「我讓人去買菜,去你家裡吃吧?」宋辭這純粹就是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啊,去家裡不就是最大限度的削弱人家小兩口甜蜜獨處的時光嘛!
韶至沒有說話,唇齒間卻莫名泛起苦意,心口的沉重感並不明顯,卻也讓人無法忽視,那種心痛且難受的感覺,像淺淺翻起的海浪,時輕時重,暈眩且混亂。
他低落不是因為宋辭攪局,而是因為,對方可以那麼自然地說出,去她家吃飯。
這世界上,男女之間的感情很簡單,介意的問題也很類似。
之所以介意前任,不過是覺得那段自己沒有參與的時光美好到外人融合不進去,我羨慕他比我更早地遇到了你,我羨慕他見過你那麼多我沒有見到過的樣子,我更羨慕他處處熟稔而你好像也對此習以為常。
她敏感地察覺到韶至的情緒,剛想拒絕,身後便傳來一道熟悉且散漫揶揄的聲音「小阮不介意我和羅德里克先生也一起去家裡蹭個飯吧?」
宿泫然單手插兜。
背着陽光走來時,身後是藝術氣息很濃的歐式建築,有那麼一刻,他的浪蕩、他的散漫,都如春風過境,野草叢生。
只不過,在女人看來魅力十足的出場,在某些知道些內情的男人眼裡,這就一純純的sao包孔雀開屏!
別說跟宿泫然知根知底的越頡了,就是作為外國人的阿拉義和朴宰亨都感覺到了極端的不適!
「阮阮,你們怎麼都在這?」
許墅一路跑過來的,有些氣喘吁吁,他見這幾個都走完了,自然也坐不住,立刻跟在宿泫然還有羅德里克屁股後面出來了!
問話單純,其實誰不知道誰啊!
好了今兒個這幾個算是特么的都到齊了。
阮羲和尬笑了一聲,行吧,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說請大家吃飯呢,那一塊吧。」
「好!」許墅點點頭,笑容燦爛又乖巧。
她輕輕扯了一下韶至的手腕,小聲同他說了一句「走吧,我們回家。」
但是沒扯動。
「怎麼了?」
「這幾個也都是前任嗎?」
他問這話時,聲調很平聲音很輕。
阮羲和咬了一下唇,如果他暴躁,他質問,他將火氣發出來,她可能都不會這樣愧疚「不全是。」
她指了指許墅「他是。」
韶至嗯了一聲,這一次沒有再立在原地,而是順着她手的力道,安靜地往前走。
韶天塹張了張嘴,最後還是跟了上去。
其他人也不好蹭人家的車,只能坐回自己的車子里。
但那宋辭和許墅可沒有這方面的顧忌,二話不說就跟了上去!
從學校到她家並不遠。
這棟小別墅一直有鐘點工定時上門打掃整理,何況她今兒個開學,昨天晚上就吩咐過阿姨把冰箱里裝滿了水果飲料。
「你們先坐,我去給你們泡點咖啡。」
「阮阮小姐我們來幫你!」
「我們也來!」
「我!我!」
幾個下屬倒是一個比一個積極。
客廳里一時間便只剩了些正主。
韶至主動坐在羅德里克旁邊,全場就他和宿泫然同她沒有關係,他這唯一的好臉色自然也就給了這倆。
宋辭涼涼地瞧了韶至一眼。
這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屋裡熱,男人一摞袖子,就讓人看到了他右臂上的青龍紋身。
正巧聽到韶至問宿泫然和她是怎麼認識的?
宋辭意味深長地勾了勾嘴角「這題我會,你有啥想知道的,問我啊,據我所知,宿總和羅德里克先生都是跟阮阮表白,被拒絕了,是吧,唔,我記性不太好,你們知道多的,也可以補充補充,畢竟,韶哥以後跟咱們也都是「自家兄弟」了,是吧!哦,對了,韶哥,你倆哪天要是分手了,跟我說一聲,我請你喝酒哈!」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