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江寶寶厲北爵

標籤: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 厲北爵 江寶寶 靈異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是作者「 「江寶寶厲北爵」」的傾心著作,江寶寶厲北爵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5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柳心愛聞言立刻皺起了眉。
又來了……
他還真是演戲連眼睛都不眨!
而白羽菲更加不滿!
跺了跺腳,就抗議道「這哪能是我控制的嘛!」
「那我給你點公司的資料,真的睡不着,就看一會兒,而且你都已經大了,在國外也生活了那麼多年,應該沒那麼愛做噩夢的,好了,就這樣吧。」
說完,秦亦言讓傭人將白羽菲的行李送進房間,然後又摟住柳心愛的肩膀,與她一起走向了另外一層的主卧室。
被秦亦言摟住,柳心愛身體僵硬。
秦亦言卻很放鬆的樣子。
還湊到柳心愛的耳邊,心情頗好地問「準備好,如何度過今晚了嗎?」
這飽含暗示的話,讓柳心愛呼吸一窒!
她下意識想推開身邊的男人!
但秦亦言的手勁兒很大,捏得柳心愛肩膀都在疼!
而在兩人身後的白羽菲,眼睛裏都是嫉妒!
她越接觸柳心愛,越覺得這女人遜色。
方方面面都比不過她!
這樣的女人,根本不值得秦亦言對她那麼好!
不過……
也正因為這個女人不夠優秀,她才多了機會啊!
相信日日接觸,自己一定能讓秦亦言另眼相看。
秦亦言也會發現,她早已經不是個小女孩了!
白羽菲的眼睛裏滿是野心。
隨即便發現有個傭人正盯着自己之後,急忙換了個表情,故作溫柔的笑了笑「哥哥和嫂子的感情可真好,羨慕死人了,好希望我也能趕快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說完,白羽菲又去指揮傭人,如何處理自己的行李。
……
次日——
秦亦言與柳心愛同時醒來。
雙方的眼睛下面……
都掛着黑眼圈。
而秦亦言的脖子上,還多了幾條紅色劃痕。
想到昨晚,他一口氣又堵在胸口。
他原本想着柳心愛又休養了幾天,應該履行妻子的義務,也想對她溫柔一些。
可沒想到這女人不知道從哪裡學的對抗色狼的招式,竟然沒讓秦亦言佔到便宜!
甚至還在他的脖子上抓了幾道劃痕!!!
秦亦言被氣的夠嗆。
也沒了興緻,只好氣呼呼地去睡覺。
那劃痕又癢又疼,秦亦言忍不住對柳心愛磨牙齒「你什麼時候學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招式!?」
「亂?這是防狼視頻的教學。」
防狼視頻!?
這女人,把他當什麼!
秦亦言越想越火大,言語不善地開口「如果你一直這樣,那也別怪我不憐香惜玉!」
「對我,你何曾憐惜過?」柳心愛嘲諷地說完,便去洗漱,換衣服了。
秦亦言眉頭微皺,更加不爽,
自己又不是沒對她好過,可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
結果現在還抱怨他了?
不可理喻!
收拾好自己,柳心愛想先下樓去吃早飯。
可秦亦言不讓。
非要兩個人一起下樓去餐廳。
柳心愛沒睡好,又肚子餓,懶得在小事上再和他起爭執。
所以就等了他一會兒。
樓下——
白羽菲已經坐在餐廳了。
今天的早餐都是她準備的。
準備的東西,也都是秦亦言喜歡的。
相信秦亦言一定會誇讚自己賢惠!
白羽菲抿起唇,笑得開心。
不多時,秦亦言緩緩走下樓梯。
他一眼就看到了白羽菲正系著圍裙,再看了看桌子上的食物,秦亦言略微詫異地問「菲兒,這些早餐,是你準備的?」
白羽菲立刻仰起頭,笑容嬌媚「是啊,還有你愛的火腿煎蛋三明治呢!我還給你煮了咖啡!」
「已經很久沒吃過你親手做的三明治了。」秦亦言的語氣中,帶着感慨。
「那你可要多吃點。」
說完,白羽菲又看向柳心愛。
面對柳心愛,白羽菲好像很怕被責罵,略微不安地說「對不起嫂子,我用了你的圍裙,你……不會介意吧?」
柳心愛心中覺得莫名其妙。
圍裙而已,幹嘛要介意?
她看向白羽菲,淡淡道「那圍裙不是我的,平日都是傭人在用。廚房我也不怎麼來,你若是想做什麼,就自便。」
白羽菲聞言,緊盯着柳心愛的臉色看。
她的本意,是挑釁。
廚房可是一個女主人的領地之一。
哪怕家裡有傭人準備一日三餐,那多個女人用廚房給自己的丈夫準備吃的,心裏也會不舒服。
可是……
從柳心愛的反應來看,她怎麼一點都不介意?
聲音也冷靜得很,
讓她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十分不爽!
不對,女人都很愛吃醋的。
柳心愛又不是木頭,她不可能對此真的沒反應。
所以……
這女人很善於偽裝,她用平靜的表情欺騙了別人!
看來這柳心愛並不像表面上那樣與世無爭。
實際上,她很有心計的!
白羽菲在心中重新定義着柳心愛。
也迅速思考,該怎麼修改一下行動計劃。
秦亦言卻有些餓了,便催道「先吃飯吧。」
他很自然地與柳心愛一起坐下。
白羽菲本想坐在秦亦言的另一邊。
不過猶豫了下,她又決定坐在秦亦言的對面。
只是這麼一坐下……
她正好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傷!
白羽菲瞬間驚呼一聲「哥你怎麼受傷了?有沒有塗過葯?是誰幹的!?」
她越看越生氣,一副不罷休的樣子。
秦亦言無奈,只能言簡意賅地說「被你嫂子撓的。」
至於怎麼撓的……
就不用詳細描述了。
白羽菲先是不解,隨即……她懂了。
只是她腦子裡想的畫面,比事實要瘋狂許多。
那想像中糾纏的身體,瘋狂的動作,以及不堪入耳的聲音……
讓她直想掀桌,去揪柳心愛的頭髮!!!
可是她不能這樣做。
忍了又忍之後,她才用羨慕的語氣,說「看樣子,哥哥和嫂子昨晚……狀況激烈啊。」
秦亦言看了眼白羽菲,制止道「小丫頭,什麼話都敢說?」
這怎麼是胡思亂想,難道他們昨晚沒做嗎!?
白羽菲用盡了自制力,才沒讓嫉妒的表情泄露在臉上!
深深呼吸了下,才勉強做出羨慕的表情,又哀怨地道「你們幸福了,可我還單身呢……哎,我好慘啊!」
白羽菲一邊說著,一邊偷看秦亦言的反應。
這樣……哥哥總能多關心關心她了吧?
而不是總和自己的妻子膩歪在一起!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