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
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

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 容姝 玄幻
火爆新書《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容姝傅景庭」,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5:3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是真的喝不下啊。
旁邊傅景庭雖然沒有說話,但也捧着碗看着老夫人,眼神跟容姝如出一轍。
也是不想喝。
除了喝不下之外,還有他這碗湯,怎麼看怎麼噁心。
他甚至都覺得,自己這碗不是湯,而是刷鍋水。
「不行,必須喝。」老夫人臉上笑容一收,十分認真且嚴肅的看着兩人,「這是特地給你們煲的湯,一時喝不下,可以慢慢喝,不着急,反正必須得喝了。」
馮媽也跟着點頭附和,「是啊容小姐,這也是為你們好,這湯喝了,對身體有好處。」
「我沒有懷疑這些湯不好,我只是想知道,好端端的,幹嘛突然給我們煲湯?」容姝哭笑不得的問。
傅景庭表示,也想知道這個答案。
老夫人回道「還不是你們昨晚上太瘋狂了,年輕人啊,雖然**把持不住,但總得要有節制啊,不能仗着年輕就肆意揮霍身體,以後老了怎麼辦?所以你們這些年輕人不注意這些,我們這些當長輩的就不能放任你們這樣下去,這不就特地讓廚房給你們煲了湯,讓你們補補。」
這話一出,容姝臉上轟的一下,紅的滴血,渾身都在發燙。
她本以為,這件事情已經過了,老夫人和馮媽不會調侃她了。
沒想到的確沒有調侃,但是兩個老人卻開始擔心她和傅景庭的身體虧空問題了。
而且還特地給他們煲了補湯,催促他們必須要喝。
這補湯,可比調侃更讓人難為情,更讓人害羞不好意思。
一時間,容姝捧着碗,頭埋得低低的,臉紅的通紅,坐在那裡羞的尷尬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傅景庭也微微挑眉,薄唇唇角抽了一下。
他剛剛還用眼神提醒老夫人,讓老夫人不要說這種事,免得一會兒小葉子又要不好意思了。
結果沒想到,老夫人的確沒打趣,但這會兒卻又因為這補湯的事情說了出來。
傅景庭轉頭看向身邊幾乎都要看不到腦袋的女人,俊臉上滿是無奈。
這一次小葉子可怪不得他了。
他已經給祖母說過了,不要提的。
誰知道祖母還有讓人煲補湯這回事。
還有這補湯……
傅景庭低頭看了看自己面前這碗散發著奇怪氣味的補湯,又看看對面的兩個老人,聲音低沉的道「祖母,您給小葉子煲湯我理解,她是女人,身體更弱。」
這話一出,容姝立馬白了他一眼。
男人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看着老夫人又道「但我是個男人,您還讓人給我煲湯,是覺得您孫子我身體很虛?」
總而言之,他現在對面前這碗補湯,是要多不待見就有多不待見。
這碗補湯,就是對他的侮辱。
他是一個男人,身體好着呢,根本不需要進補。
這碗補湯的存在,就意味着在別人看來,他傅景庭是個外強中乾的男人,外面看着高大強壯,內里卻是個虛的。
除此之外,也是對他男性能力的看不起。
總之這會兒傅景庭心裏很是火大。
要不是這碗補湯是祖母給的,換做別人,他一定把那人頭擰下來。
「我什麼時候說你很虛了?」老夫人一看傅景庭那陰沉的臉,就知道自己這孫子在想什麼。
畢竟年輕的時候,老頭子也曾經這樣問過他。
年輕的時候,她給老頭子也煲過湯,老頭子也很不高興,覺得她在懷疑他哪方面的能力。
當時老頭子露出來的表情,就跟現在的景庭一模一樣。
所以她一眼就知道景庭心裏在想什麼,淡定的喝着茶說道「不虛就不能補了?別仗着年輕身體好,現在就覺得什麼都不用在乎,不用補,等到年紀稍微大點就真該虛了,我也是為你好,不然我管你這麼多?「
傅景庭是一點兒也不想聽虛這個字,越聽心裏越不舒服。
即便他這會兒已經知道老夫人給他煲補湯不是覺得他虛,而是想鞏固他的身體,讓他的身體可以一直好下去。
但他心裏也依舊不得勁。
大概是男人都有這方面的自尊心,覺得只要有人說需要進補,就會下意識的覺得他們在懷疑自己的男性能力。
因此哪怕後面知道了對方沒有這個意思,心裏也會不舒服。
傅景庭這會兒就是這種心態,看着面前的補湯,怎麼看怎麼刺眼,恨不得直接倒掉才舒坦。
而容姝是女人,倒不會覺得有人給自己煲湯,是自己不行。
她就只是單純地尷尬,不好意思。
見兩個人都盯着面前的補湯不肯喝,老夫人也是頭疼。
她揉了揉太陽穴說道「還愣着幹什麼,快喝啊,姝姝,快喝,昨晚累了一晚,你多喝點,好好補補,你是女孩子,在那方面本來就更加吃虧受累,喝點雞湯把身體補回來,你也別覺得不好意思,這種事有什麼好害羞的,人之常情嘛,誰都是經歷過的,你祖母我年輕的時候,你們太祖母不也還是給我煲過湯?我作為那個年代過來的人,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怎麼你一個現代出生的,反而還比我這個老太婆還害羞呢?」
被老夫人這麼一說,容姝也不由得覺得,是不是自己真的太過保守,太容易害羞了一點?
也是,都知道她和傅景庭昨晚經歷了什麼,自己一個勁兒的害羞下去,好像確實沒什麼用。
倒還不如,直言面對。
在說,傅景庭就從來沒有害羞過,每次遇到這些,害羞的那個都是自己,而傅景庭沒心沒肺,過得可比她輕鬆太多了。
所以自己,有的時候,還真的應該好好學學這個狗男人。
或許這樣,壓力才沒有那麼大。
思及此處,容姝深吸口氣,抬起頭,擠出了一抹笑來,「祖母說的是,謝謝祖母為我着相,特地讓人給我煲的湯。」
「這就對了嘛,謝什麼,我是你祖母,我們是一家人,為你們做這些,是我這個祖母應該做的,好了,快喝吧。」老夫人呵呵的笑着。
容姝嗯了一聲,拿起勺子,慢慢的喝起湯來。
喝了幾口滾燙的雞湯下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別說,還挺有效。
原本酸軟的身體,這會兒也變得暖洋洋了起來,酸軟的感覺,一下子減輕了許多,這讓她忍不住又多喝了幾口。
老夫人一直笑呵呵的看着她喝,看着看着,目光就又轉移到了容姝旁邊的傅景庭身上。
傅景庭沒有喝,坐在那裡緊抿着薄唇,擰着眉頭苦大仇深的盯着面前的補湯,好像面前的不是一碗湯,而是殺父仇人一樣,看的老夫人一陣氣結。
「怎麼著?覺得你祖母我會給你下毒啊,所以你只盯着看不喝?」老夫人開口,陰陽怪氣他一通。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