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無辜小糰子粟寶免費閱讀
無辜小糰子粟寶免費閱讀

無辜小糰子粟寶免費閱讀粟寶蘇意深

標籤: 無辜小糰子粟寶免費閱讀 粟寶 蘇一塵 都市
《無辜小糰子粟寶免費閱讀》這部小說的主角是粟寶蘇一塵,《無辜小糰子粟寶免費閱讀》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屬於都市小說下面是章節試讀。主要講的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0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翻白眼了?
沐歸凡一手提起粟寶,輕輕鬆鬆將她抱起,朝禁閉室走去。
「走,看看那個禿頭叔叔,我們就去吃雪糕。」
粟寶「好~(^^*)」
禁閉室里,禿頭男正翻着白眼,在地上鬼畜轉圈圈。
自己卡着自己的喉嚨。
魂魄離體漂浮,在努力跟什麼東西做着鬥爭。
粟寶咦了一聲「他在幹什麼?」
沐歸凡「不知道,在演戲?」
屬下「他已經抽了半個小時了,不像演戲。」
另外的屬下「說不準,不演逼真點我們怎麼信。」
地上的禿頭男快吐血了。
他們哪隻眼看到他演戲了,這是真·拿命演戲啊!
他要嘎掉了……
禿頭男是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因為他竟然看到了粟寶身邊飄着一個身穿白袍的男子!
要知道他平時是不能見鬼的,想要見鬼操縱鬼之前,都先要燒張符,給自己暫開天眼。
現在他不僅直接看到了,還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地府的壓迫氣息,這白袍男子絕不是普通的鬼……
禿頭男感覺自己的魂好像在被往外扯,更嚇得他臉色發白,蘇越飛的魂皮是他貼的,他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嗎?
就是被貼魂皮了!
而且還是被他師父貼的!
難道他今天就交代在這裡了??
「救……」禿頭男喉嚨里嘎嘎的,沙啞得喊不出一句話。
季常冷笑「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貼別人魂皮,沒想過自己也會被貼吧!」
他一抬手,禿頭男脖子後的魂皮就被迫飛了出來,在半空掙扎。
陳蒼宇被封了魂,魂皮失去控制,現在自己躁動起來。
要是讓它逃出去,以後它會有自己的朦朧意識,自己找人貼上。
季常眼底沒有一絲情緒波動,只是指尖微抬,一簇暗綠色火苗就倏一聲燃起,將魂皮燒了個乾乾淨淨。
粟寶瞪大眼睛,「哇哦!師父父好帥!」
這就是涵涵姐姐說的裝逼嗎?
她也要裝逼!
隨着魂皮被燒成灰燼,禿頭男也漸漸回魂了,一臉驚駭的看着粟寶。
那天在鬼屋,他就覺得這女娃不簡單!
原來竟是因為,她有這麼厲害的師父!
所以她那幾個惡鬼,也是她師父給他的吧?
禿頭男再也不敢耍小心機了,要知道他連自己師父都提防着,粟寶身上有幾個惡鬼的事他都沒告訴他師父。
果然,他師父還是對他下手了。
同樣是徒弟,為什麼差別那麼大……
禿頭男頹喪着一張臉,不等沐歸凡他們問,就自己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我叫溫寶山……是陳蒼宇的徒弟。」
「我祖上是扎彩匠,做紙人的手法更是獨門絕技,傳男不傳女。我有天賦,從小就能把紙人做得栩栩如生。」
「但我爸告訴我,做紙人不能點睛,否則會有大麻煩。」
粟寶忍不住小聲問道「為什麼傳男不傳女啊?」
女孩子怎麼啦,好多手藝都不教女孩子。
不就是做紙人嗎?隨便糊一下就可以啦,這個很難嗎?為什麼還要特意傳手藝呢?
季常解釋道「扎彩匠屬於四小陰門中之一,所謂四小陰門,即劊子手、扎紙匠、二皮匠、仵作。古代人們總擔心死人找不到去陰間的路,徘徊在人間不肯離去……所以便以紙人引路,帶他們去陰間。」
「燒紙人、紙轎,讓紙人抬着死去的親人去往幽冥,也是對逝去親人的一種不舍和寄託。既然紙人如此重要,那便也就有講究紙人做得好不好、靈不靈活、對不對路的了。」
沐歸凡想起過往。
老家有父親過世,兒子要親自扎紙馬引路的習俗。
那時候他爺爺沒機會光明正大的下葬,但他也悄悄扎過紙馬。
以竹枝彎折出馬的四肢,再用竹篾編出馬頭,最後以紅紙糊上。
聽着簡單的步驟,但他做出來的完全不像馬,糊紅紙的時候更不好糊了,竹枝尖銳的地方容易把紙紮破,糊起來的時候無法成型,還沒上路竹條就崩開……
所以這一門技藝,的確是需要一些傳承的。
「然後呢?」粟寶繼續問道。
溫寶山道「點睛的紙人會盯上自己,因為在畫的時候,它第一個看到的人就是畫它的人,所以紙人不點睛也是傳統,但我年輕氣盛好奇,就點了……」
禿頭男永遠也忘不了那夜,他偷偷躲在房間里給紙人點睛。
紙人雙眼成型的時候,他就感覺自己被東西盯上了,第二天就高燒不退,勉強跟他父親上山,便遇到了倏然靜立在林中的女鬼。
「我爸帶我去找了仙婆,不知道做了多少儀式才請走了那紙人,再後來我就漸漸踏上了這一條路。」
「紙人祭祀死人,下了陰間就被奴役的命,怨氣本身就很大,直到我學會了用死人的魂反過來祭祀紙人。」
從那時候起,他在這條道上就突飛猛進!
他畫了很多紙人,最後為了方便帶着走,還學會了將紙人疊成真正的紙人——一張薄薄的紙片。
走南闖北,做了很多事,掙了很多錢,直到在一個破廟裡遇到了他師父——陳蒼宇。
「他是一個睚眥必報、氣量極小的人,看到天賦厲害的,必須得為他所用,如果不肯,就只有被他弄死的下場。」
溫寶山迫於陳蒼宇逼壓,點頭認了他做師父,其實卻是半個奴僕。
「他送了一個嫁衣女鬼給我,作為拜師禮,我也必須得把魂皮這門絕技供奉給他……後來他一直在試驗以魂皮換魂,我就一直在奔波遊走,幫他尋找每一個合適的人選。」
魂上身不需要八字貼合什麼的,只需要換得上去、然後能在對方身體里活下來。
就好像小說里穿越重生一樣,但不一樣的是貼魂皮穿越過去後,自己也活不了幾天。
因為這個,他們也弄死過好幾個試驗的弟子。
為此他去往全國各種鬼屋,打一炮換個地方,反正每年都有進鬼屋玩被嚇死的,只要做得不明顯就不會引起官方注意。
「這是真真在閻王眼皮底下偷命……」溫寶山說道「我一直做得很小心,直到遇到你們……」
沐歸凡點頭,原來前因後果是這麼個前因後果。
只能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還有一個,范家那個范太太是怎麼回事?」
陳蒼宇和溫寶山都被抓了,那個范太太卻以受害者的身份,繼續逍遙法外。
溫寶山老實說道「范太太她丈夫不是死了么,繼承了十幾個億的財產,但身體卻不好,得了絕症沒幾天好活了。
她是從一個民間老太婆那裡知道借命,然後就動了心思,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可以換魂,就給了大價錢請師父幫她換一副健康的皮囊。
她還有那麼多錢,她不想死,想變成另一個人繼續活下去。」
粟寶點頭表示明白。
嗯嗯~
要是她有那麼多錢錢,她也捨不得死哇……
但不想死是不想死,該死的時候還是要死的呀,畢竟師父父說了該死不死全亂套,會為禍人間。
她得去找一下那個范太太,問問她需不需要幫忙花錢……不是,看看她有沒有做壞事!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